股市中杠杆平台

发布日期:2024-04-01 14:42    点击次数:111

作者:高珊

出品:全球财说

“东北药茅”贡献2024新年“第一瓜”。

01

股东离婚引发舆论地震

1月11日,长春高新(000661. SZ)发布公告,公司股东金磊因离婚,将向前妻王思勉分割所持的3464.5705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数的8.56%,且双方已于当日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一致行动期限为自协议签订之日起3年。

分割后,王思勉将持有长春高新3001.4129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7.42%;金磊持股数量降至463.1576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14%。

以通知发布前一天(1月10日)长春高新收盘价137.95元/股计,王思勉所获股份总价约41.40亿元。

长春高新三季报显示,此次分割前金磊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仅次于长春国资委旗下持股平台长春超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8.84%)。

消息发出次日,长春高新紧急召开电话会议,金磊本人参加。

长春高新表示,相关事项的发生不存在特殊设计或特别考量,似乎在回应市场有关离婚为减持的猜测。

至于股份分割比例,则是基于相关股东家庭成员情况,并考虑股东已持有股份数量及定向可转债未来可以转股数量等因素,在4名家庭成员之间进行的平均分配。

且后续相关股东双方将持续共同遵守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信息披露、减持额度、减持限制等规定;将合并计算股东身份,合并适用相关减持规定,并分别履行持股5%以上股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的预披露义务。

此外,金磊仍将作为金赛药业总经理、主持金赛药业的经营管理工作。王思勉除在金赛药业任董事外,未参与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

虽然及时澄清,但事件仍不出意料地引起了诸多非议。

长春高新之所以能成为“东北药茅”,核心就在于金磊创办并担任总经理的金赛药业。

长春高新全名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主要负责组织开发区内土地成片开发、市政基础设施建设,区内企业对外经贸活动及国内外经济技术合作等。

1994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获得药物化学博士学位后,金磊带着生长激素核心技术回国寻找合作。

1997年,长春高新出资6000万持股60%、金磊技术入股24%、第三方林殿海持股6%共同组建了金赛药业,此后金磊一直担任金赛药业总经理。

2012年5月,长春高新计划收购金磊持有的金赛药业24%的股权与林殿海持有的金赛药业6%股权,不过最终并未成行。

2019年2月,长春高新再发公告,计划以发行股份、定向可转换债券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金赛药业30%股份。

交易于2019年11月完成,长春高新作价56.37亿元收购了金赛药业29.50%股权,其中向金磊发行股份及可转换债券购买其持有的金赛药业23.50%股权,总对价为44.9亿元。

此后,金赛药业的地位越来越举足轻重。

三季报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长春高新总营收106.8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6.12亿元。其中,金赛药业实现收入81.18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5.24亿元,贡献了97.56%的净利润。

因此在很多投资者眼中,长春高新几乎约等于金赛药业。

02

此前已减持数十亿

虽然带领金赛药业蒸蒸日上,但在投资者眼中,金磊在减持方面“黑历史”不少。

2020年9月14日,网络流传着一份金赛药业调研纪要,内容显示金磊在机构调研会议上发表了诸如“其他城市营销模式内部还是有问题,三季度不好也有内部松懈的原因,7月同比下滑”、“金赛药业明年的业绩展望从增长35%下调至25%”及“由于需要交税10亿元,年底还会做减持”等言论。

当日长春高新应声跌停,次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

虽然上市公司方面极力否认,但后续处罚通知仍坐实了网传内容的真实性。

2021年1月4日,长春高新公布的深交所处罚决定显示,经查明,2020年9月12日,金磊在上市公司尚未披露相关业绩预计且未就减持进行预披露的情况下,向部分机构投资者发表了有关金赛药业经营业绩与个人减持长春高新股票计划的言论,上述言论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长春高新股价于9月14日出现盘中跌停。深交所决定对金磊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金磊减持也确有其事。

根据2020年12月17日公告,7月10日至12月16日期间金磊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106%。

虽然公告并未披露交易金额,但据《证券时报》报道,2020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成交15.7亿元大宗交易,成交价格390元/股,成交量403万股。

2021年5月21日,长春高新公告2020年12月22日至2021年5月20日期间,金磊再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809.322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997%。

公告仍未披露交易金额,经与深交所披露数据对比,大致可以确认2021年5月20日当天金磊以大宗交易方式卖出套现约19.38亿元,上述减持累计金额约35.86亿元。

此次减持,也精准踩中了公司股价最高点。2021年5月17日,长春高新盘中一度达到股价历史最高点516.59元/股(前复权)。5月21日公告发布当日,长春高新突发跌停,且此后一路下跌,截至当月底即下跌20%以上。

市场分析,当日的跌停并不只因为金磊的大笔减持,还涉及到一直围绕在长春高新头顶“不散的阴云”。

03

驱不散的集采危机

虽然近几年着力于拓展品类,但目前金赛药业产品仍以生长激素为主,包括注射用人生长激素(粉针剂)、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水针剂)、聚乙二醇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长效水针剂)等。

因此,近几年有关生长激素集采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显著影响长春高新。

2021年5月19日,网传广东拟组建16省采购联盟,共同开展带量采购工作,生长激素也在列表当中。

业内人士分析称,带量采购相当于一省公立医院市场的买方只有政府一个,而进入带量采购的药品降幅大多会超过50%,因此药企只能降价或放弃相关市场。

2022年1月19日,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发布了《广东联盟双氯芬酸等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文件》,确认将重组人生长激素纳入广东联盟集采。

1月19日、20日、21日,长春高新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

此后3月份公告显示,金赛药业的粉针产品降价25%被纳入其中,水针产品方面国内水针三大企业金赛药业、安科生物和诺和诺德集体弃标。

但是集采对于生长激素的影响或许并没有市场想象得那么大,因为生长激素一大半市场来自院外,且金赛药业主要收入为水针产品,2022年占比66%左右,而粉针、长效水针占比分别约为10%、23%。

弃标水针也会在下次集采前给金赛药业带来一定的盈利窗口期。

更重要的是,在生长激素领域,国内能上牌桌的目前只有金赛药业及安科生物(300009. SZ),降价紧迫性并不强。外企诺和诺德虽然带着水针冲进决赛圈,大有抢占市场的架势,但最终也未能给出有效报价。

不过这也并不能让长春高新高枕无忧。

2024年1月11日,特宝生物(688278. SH)发布了自主研发的长效人生长激素——怡培生长激素注射液收到国家药监局境内生产药品注册上市许可申请的受理通知。生长激素市场或将迎来久违的新玩家。

当然,长春高新近几年也在主动防守,不仅主动调低长效生长激素价格,旗下百克生物也在带状疱疹疫苗方面有所突破,成为唯一上市带状疱疹疫苗的国产厂商。

不过相比于“赚孩子钱”的生长激素,市场对“赚老人钱”的带状疱疹疫苗关注较低。

在1月12日电话会议中,长春高新还重点介绍了公司在研产品,预计最近1-2年内可获批的用于儿童呼吸的国家1.1类新药小儿黄金颗粒,用于痛风的金纳单抗(预计2025年上市),用于前列腺癌等适应症的亮丙瑞林(预计2025年报产),用于胃癌的金妥昔单抗,用于儿童性早熟、前列腺癌及乳腺癌等的曲普瑞林微球(预计2025年上市)及后续三个月剂型的微球产品。

以及目前处于II期临床阶段的用于治疗压力性尿失禁和干眼症的EG017、用于绝经期血管舒缩症适应症的GS1-144片等产品,未来上市后相关单品或有二十多亿潜在市场空间潜力。

不过市场似乎仍不太满意。

1月12日,长春高新股价下跌6.30%,1月15日下跌1.90%,截至收盘报122.63元/股,总市值496亿元,较2021年5月最高2092亿元降约76.29%。





Powered by 大牛时代配资杠杆=个股期权杠杆=股市中杠杆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