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时代配资杠杆

发布日期:2024-04-01 13:23    点击次数:58

出品 | 财银社

文章 | 贾茹

编辑 | 何碧

1987年,无疑对于我国银行史上创新的一年,10月,我国首家住房储蓄银行,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正式成立。

住房储蓄银行可说是应房改而诞生,由于我国长期实行低租、供给制的福利性住房制度,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福利性住房制度的弊端日渐显露。一方面国家财政不堪重负,另一方面个人的住房需求得不到满足。

80年代中期,国务院一系列房改方案相继出台,伴随房改的深入,客观上要求成立为房改服务的配套金融机构,推进住宅商品化进程。

按照最初的设计,成立住房储蓄银行具有推动房改和金融体制改革的双重试点性质。然而,我国仅有蚌埠、烟台两个区域性的住房银行,还无法形成规模效应。

虽然在吸收住房资金积极从事房地产的开发,支持住房消费方面,运行效果较好,但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同时,由于缺乏全国性的住房金融机构,无法多元化拓宽融资渠道,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住房银行的进一步发展。

2003年,站在房改的门槛上的住房储蓄银行也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为了更好的适应时代的发展,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更名为恒丰银行,成为中国第11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此时唯一一家总部位于地级市的全国性银行。

彼时的恒丰银行,毫无疑问属于银行业内的头部玩家,其实力足可以与中信、招商、华夏、浦发等巨头分庭抗礼。

1

姜喜运的传说

作为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元老级人物的原副行长姜喜运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恒丰银行首任董事长。

作为开疆拓土的首任船长,姜喜运共在位10年,这期间里恒丰银行始终没有聘任行长,这里也自然成为了姜喜运的一言堂。

十年的时间里,恒丰银行由改制之初的175亿总资产一路增长,突破7000亿大关,达到7722亿元,10年翻了44倍,单从业绩成长来看,姜喜运也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

2013年随着姜喜运的退休,他在任期间的亮眼成绩也随之化作泡影,那年初冬的一个周五,正在河南出差的姜喜运被市委组织部连夜召回烟台。

第二天,烟台市委召开常委会,宣布免去其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职务,由时任烟台市副市长蔡国华接任。之后几人到恒丰银行领导班子会宣布,让姜喜运会后立即交接党委工作,董事会工作按照程序交接。

2014年10月,随着恒丰银行“40亿刚兑”事件爆发,姜喜运随即被调查。

随着五年后案情的公开,我们也得知,姜喜运在任期间共计四宗罪:

其一,贪污折合人民币7.54亿;

其二,受贿折合人民币6037万元;

其三,违规担保,造成损失39.56亿元;

其四,故意销毁会计账簿,涉及6.58亿元。

最终,姜喜运也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且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根据相关媒体调查,“40亿刚兑”事件的举报人正是姜喜运的继任者蔡国华。

恒丰银行大乱斗中的首位董事长姜喜运也迎来了自己的死缓结局。

2

百亿行长蔡国华

1965年的春天,蔡国华出生在山东阳信,小时候就知道家里穷。为走出这一宿命,从小就特别努力读书,成绩优秀。

原本靠着自己优异的成绩,可以很容易地考上市高中,但通知书缴费单中的学费对蔡国华一家在那个年代简直是压得家里喘不过气来,最终他只能选择技校上学。

进了技校后,蔡国华并未因环境的变化而颓废。倒是在求学期间,渐渐喜欢上学医学专业。毕业后,凭借在学校里优秀的表现,以及优异的成绩,进入了阳信镇的镇医院工作。

2004年,对于他来说是人生的转折点,凭借其出色的个人能力,工作数年后他正式被任命为沾化县委副书记、县长。仅仅用时三年时间,他便从一个县的县长火箭般的升任为烟台市副市长。

2013年接手恒丰银行后,蔡国华一改以前不聘任行长的习惯,选择了前任手下首席大将栾永泰由副行长升任恒丰银行行长,在那个由来只有新人笑的时代,这一举措也为未来的大乱斗埋下了伏笔。

在当时,蔡国华的三句话被人广为熟知:“忠于恒丰、忠诚于我、有没有我的手机号”。

在蔡国华上任后,就制定了《恒丰银行核心员工薪酬管理办法》,然而懂点法律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些规则应该由股东大会讨论决定。

随着蔡国华的野心一步步的膨胀,他开始通过上海衍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多个账户向其本人、董事栾永泰、毕继繁以及监事长宋恒继违规发放了薪酬3.13亿元。

与其说是发放薪酬,不如说是大家一起分赃,用钱堵住了别人的嘴。

据说,蔡国华任职期间,日均报销花费就高达40万元左右。

然而,伴随着一封举报信的出现,高管们私分公款的秘密也被曝光出来,气急败坏的蔡国华自然不会放过那个匿名举报人,放眼整个团队,姜喜运的老部下栾永泰成为了他的眼中钉。

当时蔡国华为了平息舆论压力,与某报社签订了1000万的合同,令其删除举报的稿子。

同时,作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栾永泰甚至因举报事件收到了一则威胁生命的警告短信:“你不仁,别怪老子不义。弄死你。”

不久后,恒丰银行在内部发布了“总行会议精神传达”,号召全行1万名员工统一签名揭发检举栾永泰违法。

“以栾永泰为首的团伙的不法行为严重影响了我行的发展进程,阻碍了我行的近3000亿的资产增长。银行全行上下应统一思想,要让1.1万名员工同声发力,主动揭发和检举原行长栾永泰的犯罪违法行为。以蔡国华董事长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着力于为银行全体员工谋福利,却由于栾永泰团伙的不法行为被迫暂停,并且不得不实施降幅将达50%的降薪计划,严重影响了我司员工的收入,这都要归罪于栾永泰团伙。”

一边是“栾永泰团伙”,一边是“蔡国华领导班子”,恒丰高官们的站位已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2015年8月,栾永泰被迫退休,姜喜运一派元老党在恒丰银行争夺战中全盘皆输。

随后,在民生银行董事长洪崎的推荐下,恒丰银行聘任原民生银行香港分行行长的林治洪接替栾永泰担任恒丰银行行长一职。

彼时的蔡国华还没有想到,林治洪将成为他的下一个绊脚石。

伴随着林治洪的就任,大批民生银行高管也被带来恒丰银行配合林治洪的工作。

好不容易送走了栾永泰,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要摘桃子,蔡国华自然是心有不甘,于是他开始磨刀霍霍,势必要把林治洪赶走。

2016年12月9日,恒丰银行宣布,解除林治洪行长职务,林治洪秘书高静对媒体表示,林治洪被免职前完全不知情,未收到任何通知。

被宣布免职当天,林治洪被堵在办公室内12小时不能离开,而高静本人也被警方以“涉嫌盗窃”为由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堂堂一个全国总行行长,却被关在自己的行长办公室里十几个小时,更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免职,属实是有些戏剧性。

更为戏剧的是,就在林治洪被监管的当天,网络上又出现了一篇民生系“野蛮人”董氏围猎恒生银行失手的文章,声称董文标意图利用向恒丰银行输出高管把控这家银行,文章发布的篇幅之长时间之紧,显然背后早有预谋。

伴随着林治洪的被罢免,民生系的那些下属们也是作鸟兽散,在这场大乱斗中败下阵来。

3

大厦将倾

在大乱斗中再一次取胜的蔡国华依旧过着奢靡的生活,无论去哪儿,都会让秘书带着烹煮海参的工具,每天都要吃。几次私用公款租公务机猎鹰7X,甚至在国外奢侈品店闭店扫货。

甚至因为贷款一事,直接向大唐西市的董事局主席吕建中索要了一套香港太平山顶的别墅,价值4.74亿元。要知道的是,大唐西市是另一家城商行西安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另一边的栾永泰在被迫退休后,并没有就此沉沦,而是选择了将所有举报材料以实名方式向纪委进行举报,这一举措也被看做是玉石俱焚的方式。

在蔡国华大搞奢靡生活的同时,纪委也在加紧收集他的犯罪证据,而他却对此毫无察觉,依旧没有酒池肉林享受着生活。

2017年11月6日,这一天的蔡国华,依旧坐在自己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内喝着上好的茶叶,一群西装革履的人突然走进了他的大门,直到他被带走时,蔡国华也没有搞清楚,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漏出了马脚。

起初,蔡国华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有翻案的可能,于是提出二审申请。谁能想到栾永泰挺身而出,提出更多的罪证,直接将蔡国华彻底扳倒。

2021年8月27日,山东高级人民法院做出蔡国华的二审裁定,死缓两年,终身监禁。

落马4年后,涉案103亿元的蔡国华终于步上了前任姜喜运的死缓“后尘”。

元老派完败,民生系出局,烟台帮落马……

经历了两任董事长死缓,两任行长或遭死亡威胁或被办公室看管后,持续15年的恒丰银行争夺战终于落下帷幕。

两任董事长锒铛入狱,大厦将倾,为了拯救恒丰银行,唯有引进战略投资者。

在后来的千亿战略投资中,中央汇金出资600亿入股,山东财政出资360亿元,大华银行、南山集团等8家老股东跟投合计40亿元。

而在增资结束后,恒丰银行的注册资本金也高达1112.09亿,仅次于四大行,高于邮储银行,畏惧第五位。

同时恒丰银行也结束了烟台、上海、北京三总部的局面,将总行正式落户在济南。

急用钱怎么办?

大家在生活中难免会遇到紧急需要资金的情况。现在的持牌产品安全合规,急用钱又不想求人,不想填一大堆的资料,不想还高额的贷款利息,又不想还款压力那么大的朋友,那你为什么不试试分期乐呢?

分期乐平台安全正规,最快一分钟放款,借款息费透明,额度不使用不收费,年化利率低至8%,还可以最长分24期慢慢还,日常应急够用了,如果说你要借的钱不超过20万的话,可以上分期乐申请额度,线上申请快捷。





Powered by 大牛时代配资杠杆=个股期权杠杆=股市中杠杆平台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